幻灯二

昨天,中国最大的在线小班教育公司递交招股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东四十条资本”(ID:DsstCapital),作者:郑玄。

今年以来国内教培行业监管持续收紧,火花思维想要顺利上市,讲清楚监管的影响是最重要的一关。

中国在线教育大刹车的档口,火花思维逆势推进IPO进程。

6月22日,火花思维教育正式递交招股书,拟以代码“SPRK”登录纳斯达克上市。如若上市成功,火花思维将成为年内继掌门教育后,年内第二家赴美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

去年因为疫情,国内在线教育行业迎来爆发,火花思维营收、用户飞速增长。根据招股书,2020年火花思维营收达11.74亿元,较2019年同比增长501%;截至2021年3月31日,火花思维学生总数达37.05万人,是2020年同期的2.76倍。

与绝大多数高速增长的独角兽一样,火花思维目前依然处于“亏损换增长”的阶段,但选择在这个时间点上市,亏损尚不是问题,最大的挑战是过去数月急剧变化的监管环境。受此影响,中概教育股刚刚经历最近几年最剧烈的一次震荡,截至目前,新东方、好未来、高途教育(原跟谁学)分别较年初的高点回撤了70%、60%和90%。

回答不好这个问题,过去再亮眼的增长都是空中楼阁,没有投资者会愿意为一个上市即巅峰的故事买单。

疫情年5倍增长,中国最大的在线小班教育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火花思维的前身是北京心更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6年底。两名创始人CEO罗剑和CTO单泽兵都是赶集网老兵,与58合并前,罗剑是赶集网的CTO,单泽兵则是赶集网的技术总监。

心更远创业之初的项目是一款益智玩具“玩多多”,2016年8月心更远科技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IDG、光速中国等。

2017年底推出火花思维品牌,进军在线数理教育,并于2018年3月推出第一个在线教育课程。转型后不久,火花思维当年5月就获得山行资本和IDG领投的1015万美元B轮融资,并在6月完成北极光创投、红杉中国领投的1500万美元B+轮融资。

之后站上在线教育风口的火花思维融资越来越快,2018年12月获得C轮融资3000万美元,2019年8月完成D轮7600万美元,2020年4月获得D+轮快手投资2000万美元,7月又获得E轮1.28亿美元。9月获得E+轮9000万美元,今年1月又完成1.6亿美元PreIPO融资。

昨天,中国最大的在线小班教育公司递交招股书(图1)

根据招股书,上市前罗剑持有火花思维13.6%股权,是第一大股东。B+、C、D和PreIPO连跟四轮的红杉中国持有10.5%,是第一大机构股东。此外,GGV、IDG、KKR旗下的ZETA Asia,以及挚信资本、山行资本和光速中国六家机构上市前的持股也在5%以上。除了这些投资机构,快手和腾讯也分别在2020年突击入股,但目前持股比例不高,没有达到5%。

短短三年时间,火花思维总融资将近5.3亿美元,尤其2020年4月以来,火花思维短短8个月里完成四轮总计4亿美元融资,疫情无疑是这股热钱的催化剂。

火花思维主打K12课后在线辅导,目前主要提供三个学科,分别是旗舰项目数理思维,以及后面推出的英语和语文学科,此外还有AI相关的课程。火花思维的授课形式主要通过线上小班授课,每班有4-8名学生,平均下来每名学生每节课的单价在70-80元左右。

2020年由于疫情的原因,火花思维增长迅猛。2019年火花思维总收入为1.95亿元,2020年已经增长至11.74亿元,同比增长超过500%。这种增长势头也维持到了2021年,根据招股书2021年Q1火花思维实现营收4.54亿元,比2020年一季度增长超过200%。

火花思维增长的秘诀也不复杂,就是大手笔投入市场营销。2019年火花思维营销费用2.36亿元,是当年营收的120%;2020年和2021年Q1的营销费用分别是7.98亿元和3.43亿元,占同期营收的68%和76%。

居高不下的营销费用使得火花思维仍处于严重的亏损状态。2019年、2020年和2021年Q1,火花思维的净亏损分别是7.7亿元、9.5亿元和3.7亿元,亏损率分别为394.7%,81.1%和82.4%。

如果能维持目前100%甚至200%以上的增长速度,火花思维当下的亏损率并非难以接受,这也是去年下半年,火花思维被一级市场投资人追捧的原因。

但与在线教育需求激增的2020年不同,过去数月密集出台的行业监管政策,使得国内民办教育行业的供给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投资者最关注的方向,已经变成火花思维在不断收紧的监管环境下,能否保持过去几年一样的高速增长。

监管收紧,火花思维何去何从

根据SEC官网,火花思维于今年4月向SEC首次递交DRS文件(招股书草案),而在几个月前和投行筹划上市时,火花思维一定没有想到,国内教培行业的监管形势会发生如此剧烈的变化。

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召开,会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为即将落地的“双减”(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减轻校外培训负担)政策定下基调。

而在中央定调前的几个月里,各地教育主管部门针对教培机构的整治已持续数月。中央定调后,教培行业监管进一步收紧。6月1日,市场监管总局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对作业帮、猿辅导、新东方等15家机构重点检查后,分别予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

火花思维也在招股书中长篇幅详细披露了相关风险,简单总结一下,火花思维面临的最大监管风险主要包含以下三项:

第一是民办教育资格。根据2021年4月公布的修订后的民办教育促进法,民办学校利用互联网技术从事在线教育活动,应当取得相应的民办学校经营许可证。然而,目前民办教育法实施条例还有大量细则尚未公布,尚未说明火花思维这样的互联网机构如何取得相应的民办教育资格。

第二是双减相关政策实施的影响。包括上文提到的《关于减轻中小学生作业和课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及2020年10月修订并于2021年6月1日开始生效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其中规定学校不得在节假日为中小学生组织辅导课、以及教培机构不得向未达到学龄的未成年人提供小学课程教育。

火花思维表示,目前两项文件相对较新,不能排除火花思维的补习服务,包括为小学生和尚未到学龄的学生提供的服务,可能被监管机构视为加重学生课后学业负担的风险。

此外还有在线教育课程相关政策的影响。2019年7月《关于规范在线课外辅导的实施意见》正式实施,其中包含多项限制,包括每节课时长不好过40分钟,超过60节课/3个月课程的不得一次收费,授课不得晚于晚上9点,以及授课教师必须取得教师资格等。

此前北京市教育主管部门曾在官网表示“逻辑思维辅导”不受限制,但不能排除火花思维未来会被纳入到相关政策的监管行列。目前火花思维存在部分教师未取得教师资格证、部分超过60节的课程一次性收费等情况,这意味着如果被纳入监管范围,火花可能面临整改、罚款等措施,甚至影响其目前的运营。

监管持续高压之下,不少教培企业已经开始断臂求生。过去数月,多家媒体报道称包括高途、猿辅导、作业帮等明星教育公司关停旗下项目、裁撤团队、毁约应届生三方协议等。而火花思维虽然没有出现在裁员公司的名单之中,但其主打的“数理思维”和语文英语学科教育,依然有被纳入到学科教育范畴的风险,其主要产品针对3-8岁的儿童,根据新规将被严控甚至有关停的风险。

但在部分教育行业人士看来,危机同样与机遇并存。一位教育从业者告诉投中网,目前教培行业的整体需求依然旺盛,政策对线下辅导机构和学科教育产品的打击,意味着需求将转向线上和素质教育产品,对于火花思维这种最早推出素质教育产品的机构,如果能解决合规问题,未来将有更广阔的的市场空间。

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或违法,请及时通知站长;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