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吴亦凡的“丑闻”事件正在演变为一场社会普法实践

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事件正在脱离普通娱乐八卦,是吴亦凡涉嫌对未成年女性的犯罪,还是一场围剿吴亦凡的大规模网暴侵权,最终真相背后的双方法律责任认定,是我们最应关注的问题。



知名艺人吴亦凡与@都美竹引发的风波,持续发酵。

7月18日,都美竹接受网易采访时进一步透露,吴亦凡以各种方式物色、诱骗年轻女性发生关系,包括自己在内的受害者远超8人,其中甚至包括2名未成年女生。都美竹表示,此前收到的50万“封口费”正在分批退回,她已经做好走法律程序的准备,“堂堂正正地战斗”。

18日晚间,都美竹最新两条微博也冲上热搜,她喊话吴亦凡“决战”,微博的信息量和尺度都比较大。

她表示,将给吴亦凡“二十四小时时间准备开新闻发布会,向全网全社会宣告退出中国娱乐圈,永不踏入,然后就与你合作过的品牌该赔偿赔偿,该道歉道歉,向你所代言或者有合作关系的所有官方项目致歉,然后,想办法撤下目前国内你所有的肖像产品,包括建筑物还有地铁站,同时,用手一笔一划的手写一封给我们所有受害者的致歉信,放到你的微博上公示三天72小时。”

图片



超十家品牌终止与吴亦凡合作

图片



受此次风波影响,一夜之间,多个品牌终止与吴亦凡合作。滋源、立白、王者荣耀、康师傅冰红茶、华帝、保时捷品牌官方微博中均已经无法搜索到吴亦凡相关内容,吴亦凡转发的品牌相关内容也变成了没有查看微博权限的状态。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昨日晚间,国货美妆护肤品牌韩束在其官方微博声明称,“韩束品牌已向吴亦凡方发出《解约告知函》,已终止一切品牌合作关系。”

图片

据了解,这是吴亦凡被都美竹爆料后,首个明确提出和吴亦凡解约的品牌。随后,“韩束与吴亦凡解约”登上微博热搜。

良品铺子随后也发布微博称:“就网友关于良品铺子前代言人咨询说明如下:良品铺子与吴亦凡先生代言合作已于2020年11月到期,相关宣传合作也已终止。”

图片

18日晚十点半,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推出的聚合分发平台云听App也在官方微博表示,已终止与吴亦凡的一切合作,其不再担任云听“声音推荐官”,云听App及第三方平台账号已对吴亦凡参与录制的全部内容做下架处理。”

图片

今日,立白发文称,立白品牌已终止所有与吴亦凡的品牌合作关系。

图片

据滋源官方微博,滋源品牌已终止所有与吴亦凡的品牌合作关系。

图片

华帝宣布与吴亦凡的合作于7月到期,相关宣传合作已终止。

图片

兰蔻方也透露,已于6月终止与吴亦凡的品牌合作关系。

图片

午间,得宝、康师傅冰红茶也宣布与吴亦凡代言合作已结束。

图片
图片


下午,腾讯视频微博发布消息称,腾讯视频向吴亦凡方进行了品牌代言人合作撤销告知,已与吴亦凡方终止了一切品牌层面的相关合作。


图片



至此,与吴亦凡解约的品牌增加到了10家。


吴亦凡工作室回应

图片



此前6月3日,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发布案件简讯,根据吴亦凡工作室提供的材料及反映的情况,近日诸多主体在社交媒体平台中发布严重失实言论,部分别有用心者甚至存在恶意PS相关聊天记录截图的行为,旨在混淆视听、抹黑吴亦凡,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目前,律师事务所受托已将相关网络用户起诉至法院。

图片

另外,当天吴亦凡发微博疑似回应近日绯闻争议:“没有一片雪花是清白的 糊凡又让大家娱乐了一整天 希望你们所有人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如果再来的能带着我的歌么?感谢,链接在这里。。。”

图片

7月19日,吴亦凡发布微博消息称,之前没有回应是因为不想干扰司法程序的推进,但没想到沉默却纵容了造谣者的变本加厉,如果有这类行为,请大家放心,会自己进监狱。

图片

继吴亦凡发声后,吴亦凡工作室发文,表示“拒绝一切诽谤言论及散布有害网络信息的行为,请勿利用敏感的舆论风向恶意煽动公众情绪!”吴亦凡工作室还称已启动法律追责程序并完成报案工作,“相信法律的公正,必会还原事实真相!”

图片

随后,吴亦凡工作室今日凌晨再发声明,称都美竹编造吴亦凡不实信息,蓄意煽动舆论,一边频繁联系工作室,索要巨额款项,作为其删除停止发布相关信息的前提条件。
图片


曾年入1.5亿

图片



公开资料显示,吴亦凡出生于1990年11月6日,2012年作为EXO组合成员正式出道,2014年回国发展。吴亦凡曾主演《老炮儿》、《西游伏妖篇》等电影,微博粉丝超过5000万。

作为“顶流”,吴亦凡商业价值庞大,据了解,吴亦凡今年内代言的品牌还有路易威登、保时捷、宝格丽、兰蔻、欧莱雅男士、乐堡啤酒、康师傅冰红茶、立白、腾讯视频。

2017福布斯中国名人榜显示,当年吴亦凡的年收入达1.5亿,排在榜单的第十位。2020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吴亦凡更进一步,排到了榜单的第8位,不过2020年的榜单并没有透露名人的收入情况。

在最新爆料中,都美竹称,吴亦凡近10年赚了二三十亿。

图片

实际上,吴亦凡的商业版图的确不小,2018年就创立自属于自己个人品牌A.C.E。不过,不到一年,吴亦凡便退出A.C.E.股东之列。

在2020年成立属于自己的音乐厂牌“20XXCLUB”,厂牌背后是天津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而大股东为吴亦凡的表哥吴林。

吴亦凡工作室关联的北京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此前曾申请注册“吴记大碗宽”“不凡大碗宽”商标,国际分类包括广告销售、食品、医药等,当前商标状态为“商标申请中”。

在2021年5月4日,吴亦凡成立了“20XX Racing车队“,并宣布加盟2021亚洲保时捷卡雷拉杯。

不过,随着丑闻的持续发酵,品牌解约只是商业损失的一部分,作为吴亦凡唯一确认的待播作品,《青簪行》也面临永远无法播出的危机。

此外,吴亦凡还是综艺《青春环游记3》招商时的拟邀嘉宾,不过该节目因为招商迟迟不到位还没开始录制。

据悉,《青簪行》是腾讯视频的S+项目,投资至少过亿,根据此前一些S+项目在相关公司财报的投资金额推断,《青簪行》的总投资应该在3—4亿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App显示,目前吴亦凡关联公司仅一家厦门亿和云起文化传媒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存续状态,其余均已注销。该企业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吴林(吴亦凡表哥),吴亦凡持股99.99%,为大股东及最终受益人。

此外,吴林担任多家吴亦凡工作室关联公司法定代表人及高管,包括北京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凡世文化传媒工作室等。值得一提的是,近日,吴林多家关联公司已进行注销备案、清算等。


此事已超越娱乐八卦,涉及实实在在的法律问题

图片



今日,澎湃新闻发表评论称,娱乐圈的瓜常有,但是吴亦凡被爆料睡未成年人这颗瓜,还是很不寻常。7月18日,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爆料吴亦凡的都美竹,接受采访时进一步透露,吴亦凡以各种方式物色、诱骗年轻女性发生关系,包括自己在内的受害者远超8人,其中包括2名未成年女生;她已经分批退回50万元的所谓“封口费”,并做好了走法律程序的准备。在都美竹的系列爆料中,有些针对的是个人情感、纠纷、道德等层面,这些属于私域;但是有些指控,比如“灌酒后趁对方不清醒发生性关系”已经指向性质十分严重的违法犯罪,且爆料还称涉及多人甚至未成年人。这就让该事件脱离口水,有了鲜明的公共意义。

一个开放包容的舆论场,容得下各种爆料和诉求,但是决不能揉进明明涉及法律问题和公共利益,却又不明不白的硌人沙子。换句话说,如果这些涉及违法犯罪的爆料是真的,这就可能是一个刑事案件,而不仅仅是一个娱乐事件。如果这些爆料全是捏造和诬陷,那么同样构成对吴亦凡的严重侵权,也是性质恶劣的违法行为。所以,无论结果是哪一种,这一事件都是严肃的,需要彻查澄清的,法律的严肃性和当事人的权益都是需要维护的。事已至此,必须认识到:我们不是在围观明星,也不是在围观八卦,而是在围观法治和正义,“决战吧”。

此外,新京报也发表评论称,此事已经超越娱乐八卦、明星绯闻乃至丑闻的层面,涉及实实在在的法律问题。强奸、迷奸、诱奸这样的指控,很有可能因为举证难而最终成为“捕风捉影”的“娱乐八卦”,但如果真有这样的情形,如果真的涉及未成年女孩,就决不能大意,明星也绝不可妄想通过“公关”来化解。根据中国法律,当一个女孩未满14周岁时,不管她是否“自愿”发生性行为,都会认定为强奸。而对警方来说,要掌握一个人的年龄,并不困难。



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或违法,请及时通知站长;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