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假如中考普职五五分流成真,会如何影响中考生择校和录取

2021 年中考前夕,关于中考改革新政的传言四起,引起社会与学生家长普遍关注与强烈反响。

 假如中考普职五五分流成真,会如何影响中考生择校和录取(图1)

据坊间传言,中考新政或涉及两大变化:一是普高与中职的招生比例必须要达到 5:5,相当于有一半的初中生将无缘普高;二是禁止所有公立或民办学校、教育机构招收初三复读学生。如此一来,中考成绩不达标的学生只能去职高、中专、技校就读,此外似乎没有其他路径。

 

截至目前,所谓的中考改革新政,尚未有任何官方文件佐证,但关于中考普职五五分流的讨论却愈演愈烈,甚至引发新一轮的教育焦虑。

 

中考后普职是否真的会五五分流?假如中考五五分流成真,会如何影响中考生择校与各区域普高录取率?又将如何倒逼职业教育体系发生改变?


01 中考普职五五分流,渐成趋势


普职分流,由来已久。

 

早在 1983 年,《教育部、劳动人事部、财政部、国家计划委员会关于改革城市中等教育结构、发展职业技术教育的意见》(〔83〕教中字 006 号)中就提出,「力争到 1990 年,使各类职业技术学校在校生与普通高中在校生的比例大体相当。」后《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再次强调,今后应总体保持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普职比「大体相当」这一模糊的规定,并非 5:5 刚性要求,存在着一定的弹性话语空间。历史数据也表明,普职比多在 5:5 左右摆动,摆幅大体在 6:4 或 4:6 之间。

 

而当下,由于各地教育资源与经济发展水平不均衡,各地采取普职分流的节奏也各不相同,呈现不同的过渡与缓冲。有数据显示,近几年全国各地中考招生普高的录取率大概只有 60%。而个别地区如直辖市、副省会城市及计划单列市的中考普高录取率要高出 60% 

 

以天津、重庆、西安三个准一线城市为例。2019-2021 年天津中考普通高中录取率分别为 64.9%、64.4%、64.4%,近 3 年天津中考普高录取率一直控制在 64%-65%;2019-2021 年重庆市普通高中录取率为分别为 60%、60.90%、63.33%, 2019-2021 年西安普通高中录取率为分别为 60.64%、60.90%、63.31%。西南重庆、西北西安两大准一线城市近三年普高录取率基本相当,一直控制在 60%-64% 左右

 

而作为中部人口大省河南,2019 年中考报名人数达 141.1 万人,有 68.1 万人上不了普通高中(含 58 万中职招生计划和 10.1 万初中毕业未再升学学生),普通高中的录取率 51.73%,2020 年中考报名人数达 148.5 万人,有近 70 万人上不了普通高中,普通高中的录取率 52.86%。根据河南省教育厅公布的数据,2021 年河南中考报名人数达 150 万人,而全省普通高中的录取率 51% 左右,也就是说有 73.5 多万的考生没有普通高中可以上。近三年河南省普高录取率控制在 51%-53% 之间。

 

从天津、重庆、西安三个准一线城市近三年普高录取率数据可以看出普职分流比例均在 6:4 左右,而中部人口大省河南近三年普高录取率均在 51%-53% 之间,基本接近普职五五分流。

 

再以四个一线城市为例分析。2018 年深圳市普高录取率达 74%(其中公办普高录取率可达 47.37%),北京普高录取率为 85.7%,上海为 65%,广州为 69%;2019 年深圳普高录取率为 48%(其中公办普高录取率近 45.38%),北京普高录取率为 85%,上海为 65%,广州为 62.76%;2020 年深圳普高录取率为 63%(其中公办普高录取率为 44%),北京普高录取率为 80.07%,上海约 68%(含民办高中),广州为 62.14%。2021 年深圳普高录取率为 67%(其中公办普高录取率为 48%),北京普高录取率约 69.28%,上海约 70%(含民办高中),广州为 66.27%(含民办高中)。

 

从以上四个一线城市近四年普高录取率数据来看,北京教育资源最优,其次是上海、广州,2018-2020 年北京普高录取率连续三年分别在 80% 以上,但到了 2021 年北京普高录取率约为 69.28%,北京普高录取率比重在减少。

 

上海、广州、深圳都是位居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前列的一线城市。为了地方经济发展,这些城市纷纷出台各种政策吸引外来人口,其中重要政策之一就是保障非户籍随迁子女在当地中小学就读并参加升学考试,在加大公办基础教育资源投入的同时,大力提倡并推动高中教育。如深圳市教育局已于 2018 年 9 月印发《深圳市中小学学位建设实施方案(2018—2022 年)》,提出至 2022 年,深圳全市新改扩建公办普通高中 18 所,新增公办普通高中学位 3.41 万个。上海、广州、深圳普高录取率近年来不降反升,这说明外来人口不断增多的超大城市在逐步加大普高(含民办高中)资源投入,以此吸引非户籍人口在当地就业与创业。

 

从选取的以上城市今年普高录取率数据分析,今年当属普职五五分流的过渡缓冲期。预计从 2022 年起,除经济发达且具有良好教育资源的超大城市保持一定的普高优势外,全国各地普高录取率将会进一步下调,并逐渐接近中考普职五五分流比例。

 

当下,普职五五分流政策虽然还不是刚性要求,但已成趋势。当然,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的招生比例相当还需因地制宜、分区规划,适应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情况,不能够一刀切。在政策的不断强调引导下,地方教育主管部门也会协调、平衡本地教育资源,以做好普职五五分流。五五分流比例成为初中中考、普高招生计划潜在的重要考核指标。


02 分流既定,光明的未来何处寻


假如中考后普职五五分流,在 5:5 分流的指标下,会有一半的中考生顺利升入普高,一半的中考生只能进入中职(含职高、中专、技校)学校就读。如此一来,学生的中考成绩成为考上高中的关键。对学生而言,中考会比高考更「一锤定音」。换言之,如果普职比严格实行五五分流,意味着中考的激烈竞争、升学压力将比高考更加严峻。

 

初中毕业生唯有通过参加中考且成绩合格方可升入普高。而对于中考成绩不达标的中考生来说,目前有三条路径可以选择。

 

第一条路径是选择 3+2 职高院校,3+2 指的是中高职三二分段制,是高等职业教育的一种形式。简言之,「3+2」职高面向初中生招生,前三年在中专学习,后两年在大专学习,5 年毕业后可以拿到全日制大专文凭。如果大专毕业后,想继续深造,也可参加专升本考试,通过后进行本科学历的学习。

 

第二条路径是选择技校。技校开设的都是比较接地气的专业,例如美容美发、厨艺、汽车维修等,一门技术傍身,不愁就业困难。

 

第三条路径是选择中专。中专毕业生也可通过普通高考、三校生高考、自主招生、中高贯通和中本贯通、五年制高职等方式进入高等教育升学体系。

 

多鲸资本合伙人孟庆军表示,「学生被分流到职业教育序列之后,升学路径并未完全堵死。考不上普高的学生,上中职之后也可参加普通高考。其升学路径路径大概率就演变成了从中职升到高职再到考取职业大学等。」据了解,早在 2019 年 6 月,教育部已正式批准首批 15 所本科职业教育试点高校由「职业学院」正式更名为「职业大学」,同时升格为本科院校。

 

我国普职两种教育体系早已存在,只是社会对职业教育重视程度不够。比如我国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并列发展以来,职业教育的层次设定在专科,如中专、大专,无本科乃至研究生层次的高等学历教育,因而职业教育在社会、企业中的认可度比较一般。若将「职业专科」升格为「职业本科」,建立职业大学,职业教育发展的问题或将有解。

 

03 别让“分流”变成“淘汰”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 2020 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2020 年,我国中等职业教育招生人数为 644.7 万人。不过,对比同年普通高中 876.4 万的招生人数,离达到「高中阶段教育普职比大体相当」还有一定距离。

 

从当下社会对职业教育的认可度来看,家长对职业教育存在部分偏见,认为中高考失利的学生前途堪忧,分流职业学校无疑就是被社会「淘汰」。加上中职、高职院校毕业生就业薪资待遇偏低,使得中职学校或高职院校「招生难」问题难以解决。

 

除了受社会偏见影响外,中职学校办学质量缺乏保障,也成为招生难的主因。一是师资力量薄弱,职业院校教学师资基本上都是按照公务员标准招聘录用,缺乏教学岗位实际工作经验;二是教学内容与产业岗位需求脱节,绝大多数公办职业院校仍然按照传统学历教育的「专业教学」模式教学,而非按照实际岗位技能要求培养学生的实用技能;三是职业实践教学流于形式,尤其实训室流于形式,企业很难给学生提供真正实践教学的经验。甚至有很多中职学校会让学生顶岗实习,变相让学生提前就业,以便学校腾出更多空间容纳新学生。但是学生的实习岗位、实习单位、实习效果基本无人跟踪回访。

 

对于招生难问题,孟庆军表示,「现在随着中国劳动人口的下降,从而造成社会供需比失衡,学校招生难问题依旧会存在。因此,学校需要从优化教学资源、专业设置等方面入手,以此吸引生源。」

 

据有关数据统计,2021 年参加中考人数达 1400 万,如果按近几年全国各地中考招生普高的录取率 60% 来算,约有 560 万学生上不了高中。如果以往年1400万中考报考生为基数,中考后普职五五分流一刀切,这也意味着将有700万的学生进入职业教育序列。

 

当职业教育要应对数百万分流的中考生,应如何承担这份重担?

 

首要,应改善职校的办学质量,提高招生吸引力,通过产教融合、普职融通等,实现育人质量和就业质量的双提升,最终赢得社会认可。

 

其次,应打通并扩大学历上升通道,拓宽职高、中专、技校上升路径。例如「中高职衔接三二分段」、「高职自主招生」等多种形式,都为中职学生提供了上升的机会。目前国家也在促进普职相互融通,扩大升学通道,建立「职教高考」制度。例如,山东省正在探索建设「职教高考」制度,以职教高考本科招生计划为重点,打通学业晋升通道。

 

最后,应从根本上为学生提供多元的成才选择,以期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同,消除大众对职业教育的歧视。职业教育是与社会经济息息相关,对接企业岗位需求、促进就业最为紧密的教育方式。国家更需要通过普职分流划分职业教育体系,培养更多的技术应用型人才、技术能手、能工巧匠,为促进地方经济社会持续发展和提高国家竞争力提供多层次、高质量的技术技能人才支撑。

 

优化职业教育的成才路径最终也会让大众清醒认识到,学生被「分流」到职业学校并不意味着被「淘汰」,而是选择了另一种适合人生成长的「成功」途径。


内容来自:公众号“多鲸”


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或违法,请及时通知站长;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