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在地球上性别最平等的国家做女孩是种什么体验?

图片


西蒙·波伏娃在《第二性》中说:“我们并非生来就是女人,而是后天变成的。” 


图片

在某地铁事件发生的24小时内,不讨论事件本身的是非,其实还有不少的情侣因为这件事吵架了。
这件事引发男女矛盾的点,就在于男性很难体会事件中女性的处境,对于生活中女性群体面对此类事件的恐慌也很不能理解。

图片

- 豆瓣劝分小组 -


当下,被很多女孩所强烈控诉的性别不平等,其实并非天然生理上的性别差异,而是社会刻板性别框架下对两性角色的不同安排与期待。 想要实现社会意义上的男女平等,首先就要打破这种旧的性别认知框架。破旧建新并非易事,但在这个地球上,有一个国家,已经在无限接近性别平等的道路上奔跑多年了。 这个国家就是位于北大西洋上的冰岛。


图片

图片

- 冰岛风光,图片via Getty Images & Paul Reiffer -


人口只有35万的冰岛,这两年因其独特的间歇泉、大小瀑布、冰川、火山、峡谷和无尽的黑沙滩与极光,成为国内最受欢迎的网红打卡地。 但其实除了魔幻超现实主义的自然风光外,冰岛还有一个更具魅力的闪光点——在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冰岛连续9年名列榜首。
这份报告评估了全球144个国家的女性在四个领域所受到的待遇:经济参与和机会、教育程度、健康和生存,以及政治赋权。 

图片

-《2018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排名前20国家,汉化@桃子笔记 -

图片

- 中国排名103,低于全球平均水平,汉化@桃子笔记 -


排名第一并不意味着冰岛已经是一个完全意义上性别平等的乌托邦,但在大部分指标上,这个小岛比全球任何一个其他国家表现得都要好。那么,问题来了——

 

在冰岛这个国家做女孩,会是一种怎样不同的体验呢?
假如你生了孩子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女孩害怕生孩子,除了担心自己的身材、健康、工作、生活质量受到影响外,还担心“丧偶式育儿”——女性既要养家还要带孩子,父亲却在家庭育儿责任中缺失。而相比于前面的那些影响,后者这种因性别不平等带来的委屈让姑娘们更加抑郁难发。 

最近有一个常被cue到的社会学词汇—— “母职惩罚”。指的是生育女性在社会中遇到的系统性困境,尤其是回归职业环境后常面对的各种歧视和打压。


而有意思的是,与“母职惩罚”相对应的有一个词叫做“父职奖赏”。同样有家庭有小孩,父亲标签却经常提高男性社会评价。斯坦福的一项社会学调查发现,雇主们认为有孩子的男性比未婚男性更靠谱,因此升职机会上升了80%,是生育前的1.8倍。 赤裸裸的性别差异…

图片

 
现如今,越来越多的现代女性选择丁克或干脆不婚。但生育作为造物主赋予女性的一项美好又特殊的权利,无论如何都不该成为女性个人发展的限制。 那么在冰岛呢? 在冰岛,法律规定,当一对夫妻生了孩子,那么父母双方每个人都同时享有三个月的强制带薪产假,而且必须父母双方一起休假。父亲想临阵逃脱,不可能的。 另外,政府还额外给到新手父母三个月的带薪假期,可以由父母一方休,或者双方共同休。毕竟初为父母,生活中会有各种各样的改变和挑战,这些都需要时间来学习和适应。

图片

冰岛街头随处可见带孩子的父亲 

在带孩子这块儿,政府还有各种各样的育儿津贴,大大减少了新手父母照顾孩子时的后顾之忧。 除此之外,冰岛这些年一直在努力缩小性别薪酬差距。去年,冰岛议会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员工人数超过25人的雇主每三年接受一次认证,以证明自己遵守了同工同酬的标准,没有歧视女性雇员。对没有达标的企业,政府会有惩罚措施。 在这样的性别友好政策下,冰岛女性的职场参与率高达80%。更多的女性能在生育后顺利重返职场,且不会因为生育影响后续职业选择和发展。而更多的男性能参与到带孩子这件事中来。

 

图片

女性在政治上的卓越表现

 长久以来,女性都被认为是不合适从政的。政治舞台上但凡出现一位女性,总会成为争议的焦点。 但其实真的是女性天生不适合从政吗?当然不是,已经有各种各样的研究表明,女性在领导力、思维、判断力等多个维度上不输男性。更多时候,是家庭压力和轻视女性的社会环境让姑娘们难以在公共领域充分施展才华。 以我国为例,2018年全国人大代表中,女性占比24.9%,虽然相较于1954年的12%翻了一倍,但依然是少数的存在。并且大部分的女性代表都是来自科教文卫界的专业人士,其中文艺界更是占到了一半。

图片

- 1954-2018中国全国人大女性代表比例,via.VOA -

不止是我国,哪怕是在印象里的一些发达国家,女性从政比例也不尽如人意。比如在澳大利亚,女性仅占议会的28%,在部长职位中占24%。 那么再来看看冰岛—— 在世界经济论坛女性政治赋权排行榜上,冰岛高居榜首。它的议会中有48%的女性代表,40%的部长级职位由女性担任。 早在1915年,冰岛就将投票权赋予了年龄在40岁以上的女性选民,但这一胜利因投票年龄与25岁男性的不同而蒙上了污点。到了1920年,女性投票资格的年龄障碍被完全清除。 1980年,冰岛出现了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世界上第一位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女性国家元首出现了,她就是维格迪丝·芬博阿多蒂尔 (Vigdís Finnbogadóttir)。

图片

- 冰岛首位女总统,维格迪丝·芬博阿多蒂尔 -


这位冰岛女总统同时还是一位离异的单亲妈妈。在思想不那么开明的80年代,她的当选让全世界都感到意外,当时的国际头条新闻简单粗暴地大写着“女性当选总统”。 维格迪丝的当选绝非偶然。在之后的16年里,她又继续赢得了三次选举,共连任四届,这足以说明她的威望和实力。 作为一名女性权利的拥护者,她在任期间积极推动女性教育和各项保证女性权利的措施,获得了“从来没有让女人失望”的高度评价。她不仅是冰岛年轻女性的榜样,也成为世界政治舞台上一个颇具象征性的人物。

图片

- 维格迪丝与时任美国总统的罗纳德·里根,1986 - 

还有更酷的事情。 2009年,约翰娜·西于尔扎多蒂 (Jóhanna Sigurðardóttir)成为冰岛史上首位女总理。她是世界上第一个公开同性恋身份的政府首脑,也是一位伟大的女权主义者。

图片

- 冰岛首位女总理,约翰娜·西于尔扎多蒂 - 

这位酷酷的女总理在任期间,经受住了重创冰岛银行的全球金融危机,成功地执行了她的女权主义议程——禁止脱衣舞俱乐部,限制了性交易,并在推动反对性暴力和强奸的举措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这样有魄力的女性领导者在冰岛不是少数。 冰岛的现任总理卡特琳·雅各布斯多蒂尔 (Katrín Jakobsdóttir),冰岛第二位女性总理,也是一位坚定的女性权利拥护者。去年,她曾经公开表示: “我不认为争取女性权利是一项敷衍交差的官僚行为。这是一场关乎基本人权的斗争,需要我们文化的转变——我们需要改变对待和看待彼此的方式。 这显然不是一代人的工作就可以实现的,而是很多代。我希望当我回首展望时可以说,我在其中发挥了自己作用,我的政府是推动进步的力量,而不是倒退。”

 

图片

 - 冰岛现任女总理,卡特琳·雅各布斯多蒂尔 -  

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或违法,请及时通知站长;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