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大厂蜂拥而至,年薪逼近百万:成都游戏圈也要卷起来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葡萄”(ID:youxiputao),作者:托马斯之颅

01 成都也卷起来了?

最近不少人都说,成都游戏圈也有了「卷起来」的势头。 

如果不算腾讯,曾经年薪60万就是成都游戏圈的天花板,可现在这个数字正在向100万逼近。像是黑桃互动就曾号称用年薪百万寻找顶级人才;多名CEO和猎头也表示,最近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年薪70-80万以上的Offer。 

大厂蜂拥而至,年薪逼近百万:成都游戏圈也要卷起来了?(图1)

之前黑桃互动的部分招聘海报 

与此同时,入驻成都的大公司也越来越多。完美世界、点触科技、竞技世界、汉家松鼠等公司先后在成都建立了研发团队;祖龙在5月把成都分公司迁入了银泰城;IGG更是在天府三街买下了好几层办公楼,准备打造华西研发中心;江湖上还流传着字节跳动、网易、莉莉丝、青瓷等公司也要入局的小道消息……龙渊CEO李龙飞说,不少公司的老板都和他讨论过入驻成都的可能性:"动不动就说要干到1000人。" 

大厂蜂拥而至,年薪逼近百万:成都游戏圈也要卷起来了?(图2)

祖龙已经开始在成都招人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挖猎也变得血腥起来。曾经有一款3A产品前脚刚刚放出PV,后脚制作人和2名建模师就被3倍工资挖走;某腾讯投资公司的HR负责人称,他们曾为一名中级美术开出8-9K的月薪,结果对方过两天就接到了16K的Offer;还有CEO曾在酒后向葡萄君抱怨,他们一个技术向特效刚刚被4倍薪资挖走:"我也是醉了,根本拦不住。" 

不过相比头疼的老板,打工人们就显得相当雀跃。一名策划朋友告诉葡萄君,在团队独立创业之后,他迅速感受到了市场的变化:自己的薪资上调70%,程序的薪资普遍double,连之前4-6K就能招到的执行策划都开到了8K。"赶紧卷起来,我觉得卷得还不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向来「巴适」的成都,也要进入和上海一样的地狱模式? 

02 一块价值洼地

为什么不少公司看上了成都?简单来说,因为这是一块人力资源的价值洼地。 

成都可能是国内最有游戏基因的二线城市:西南地区的高校资源,数量繁多的外包公司,手游泡沫时代号称「千游之城」的过往,育碧、Gameloft、Tap4Fun等老牌公司,各种政策扶持……这些都帮成都游戏圈聚拢了一批稳定的人才。 

但由于种种因素,近几年成都的平均薪资要显著低于北上广深。据拉勾游戏行业人才招聘报告显示,2020年成都不少岗位的月薪都只有上海的一半,月薪2万已经属于凤毛麟角。某公司美术总监告诉葡萄君,这里甚至能找到月薪2000的实习生——只要略加培训,他们就能参与UE4项目。 

大厂蜂拥而至,年薪逼近百万:成都游戏圈也要卷起来了?(图3)

大厂蜂拥而至,年薪逼近百万:成都游戏圈也要卷起来了?(图4)

感受一下对比 

在这样的薪酬环境下,外地公司只要拿出一线城市的平均薪资,就能让候选人感受到薪资double的喜悦。游翼咨询CEO但磊称,曾经有一位细分品类的制作人刚刚上位,就因为年薪只有30多万,很快被一家上海公司用百万年薪挖走;而成都某头部公司曾调动全部资源,为一名主美开出80万的Offer——在成都这已经算是顶薪中的顶薪。结果心动直接给出120万的年薪,最终大家只能遗憾错过。 

大厂蜂拥而至,年薪逼近百万:成都游戏圈也要卷起来了?(图5)

IGG的一些在招岗位 

当类似的案例越来越多,成都难免成了猎头和HR眼中的香饽饽。一边想从本地公司抢夺人才,另一边则要保住蠢蠢欲动的团队,两相拉扯之下,薪资自然节节攀升。 

面对这一趋势,不少没有资金优势的成都公司开始在其他地方下功夫。例如龙渊每个月都会梳理高潜人才,把他们的工资涨上去,还让10%的员工都能持股;Tap4Fun则号称会把46%的利润分给团队,CEO徐子瞻说他们会每个季度与大家分享财报:"目前我们的业绩还不算头部,等新产品成功,奖金会非常可观。" 

03 最大的短板:缺乏高级人才

不过好景不长,成都才卷到一半,大家就发现了一个致命问题:高级人才不够用了。 

首先,成都最成功的项目多为SLG、卡牌和休闲,工业化基础较为薄弱,这让高级技术、美术人才缺乏发挥空间,大家的薪资和能力也难以提升。但磊称,一位做过全球产品技术总监的年薪只有50多万;而另一位技术总监甚至没通过FunPlus的面试,原因是"问的太细了,很多东西在公司都没做过。" 

其次,上海之所以能吸引高级人才,是因为有《原神》《明日方舟》这样的现象级产品,以及不少差异化的高品质项目。相较而言,绝大多数成都公司都没有引领潮流的意愿,这让高级策划人才没有发挥的空间。但磊表示,一名没有做过爆款的主策,在上海或许能拿到50万-60万的年薪,但在成都只能拿到20万-30万,"因为老板只想让你抄。" 

最后,由于成都的创业环境不错,成本低,政策好,不少高级人才都投身给了外包事业。某公司制作人告诉葡萄君,好的人才外包公司占了一大半,"他们要么有股份,要么是老板。"但磊也表示,一名月薪1.5万-2万,有一些知名度的美术,自己创业接单往往能挣到4万-5万。"上次找了4个美术朋友吃饭,结果发现3个是外包公司老板,还有1个准备往外包公司跳槽。" 

面对这样的环境,一些公司试图自己培养高级人才。徐子瞻介绍,Tap4Fun曾经从顶尖高校招募了50-70名大三学生,整个暑假包吃包住,通过机器人对战、mini game等环节选出1-3名最有潜力的精英,然而最后筛出来的学生去了网易:"我们毕竟不是大厂,这样培养的性价比太低了。" 

想从腾讯挖人则更不现实:《王者荣耀》有不少年薪几百万的专家,普通公司可开不出这样的待遇。大家最多只能邀请专家过来交流分享,或者从天美的外包员工中招人,慢慢感受技术溢出的红利。 

大厂蜂拥而至,年薪逼近百万:成都游戏圈也要卷起来了?(图6)

在讨论成都游戏圈的时候,大家一般会把《王者荣耀》排除在外…… 

面对高级人才匮乏的现状,徐子瞻建议外地公司最好先梳理一下自己的人才需求:"做重度品类的头部项目,尤其是要从头组建核心团队会很有风险。如果要做2D或者休闲游戏,或者需要大量的初级和中级人才,那可以考虑。" 

事实上,那些来到成都准备大干一场的外地公司,在熟悉当地文化,磨合团队的同时,也同样要抵御高级人才被异地挖猎的风险:曾经有一家SLG头部公司想来成都立一个二次元项目,结果刚刚开始招聘,制作人就被上海公司挖走。最后无奈找不到人来接力,岗位只能被迫全部取消。 

04 成都还能成为「手游第四城」吗?

那么在未来,成都还能重新成为「手游第四城」吗? 

但磊认为,成都一直都处在「被看好」的状态:"外地公司想来成都,但发现人才不够;外地人才想回来,但发现没有好的公司和项目。公司和人才都在观望,最后大家谁都没动。"如今虽然成都开始「内卷」,但人才外流现象依然严重,年轻人都想出去看看。要达到上海那样的盛况,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徐子瞻则认为,最近2-3年是成都游戏行业发展的关键。如果大家做不出成功的项目,那人才只会继续外流。"现在城市之间的物理隔阂越来越模糊,哪儿能持续做出成功产品,人就会往哪儿走。否则公司再大也没用。" 

不过受访者们也普遍承认,成都独特的城市气质,让它在和北上广深比较的时候,有了一种独特的竞争力。 

首先是房价和生活成本。黑桃互动CEO王进强算过一笔账:前一段时间他看过一个1.9万/平米,110平的精装修户型,首付60多万,距离高新区的核心地段只要15分钟路程。如果是核心骨干,完全可以实现入职一年买房买车。 

大厂蜂拥而至,年薪逼近百万:成都游戏圈也要卷起来了?(图7)

成都的烟火气,图片来自Ulrich & Mareli Aspeling 

但磊也举了几个例子:曾有一名候选人在杭州拿到了百万年薪的Offer,但他最后接受了一家成都公司75万的年薪,因为"在成都这个钱能活得非常滋润"。还有一个程序拿到了莉莉丝年薪60万的Offer,却发现就算把自己在成都的两套房卖掉,也只能勉强在上海不错的地段付个首付。"虽然他在成都找一个25K-30K的工作都很难,但我还是建议他想想是否值得。" 

其次是地理条件和城市文化。成都地处盆地,气候湿润,周边风景众多。再加上浓厚的餐饮和娱乐氛围,整个城市都透露着一股悠闲的「巴适」气质。但磊说,成都有很多候选人听说996就不去,不少公司为了留住人才都不敢加班。"奋斗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很多一线城市的人一直在挣钱,结果来到成都突然发现钱已经够了,那何必还奋斗啊?" 

大厂蜂拥而至,年薪逼近百万:成都游戏圈也要卷起来了?(图8)

一碗淳朴的蹄花 

受这些因素影响,许多已经成家立业的资深人士正在重新考虑成都。IGG成都研发总监是福州人,他说自己最开始来成都是因为公司外派,但现在已经喜欢上了这座城市:"我们也从一线城市吸引了很多人才,大家的感觉都很好,纷纷调侃说自己是新成都人。"而作为已经在上海买了房的西安人,王进强在成都待了不到半年就把家搬了过来:"这个城市太舒服了。" 

同样考虑到生活质量,不少年轻人也开始把成都纳入自己的人生规划。例如龙游天下HR负责人燕子就表示,如今开设数字媒体专业的成都高校越来越多,全国各地不少高校的相关专业也开始和成都企业合作,她很看好成都未来的人才供给。 

判断一座城市的未来,需要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短期的薪酬上涨,并不代表成都就能成为下一个上海。这是成都的遗憾,也是成都的幸运。「多少人都活在自己幻想的城市,又为了自己的想象搬去一个城市。」如果每座城市都是同一个套路,那偌大一个游戏圈,未免也太无聊了。 



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或违法,请及时通知站长;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