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FIRST训练营 | 创作在高墙之内

郑大圣、曹久平、程马、李永一、廖拟、林木、刘浩良、刘晓莎、温波、许伊萌、曾剑、张寒寺、张琪、赵又廷、周一围……
这些名字里,如果你只认识最后两个,你是一个普通的影视爱好者;如果你认识多一半,那你是重度影迷;如果你全都认识,错不了,你肯定是资深电影大拿,也是我们的同行者。
他们当中有导演、演员、编剧,也有摄影、美术、录音和剪辑。他们都曾在不同的电影里独当一面,都是单拿出来,足以为电影加分的狠人。但电影是集体创作,所以,FIRST一个"响指",将他们全部Call来,不搞"独狼行动",只图"团伙作案"。

FIRST训练营 | 创作在高墙之内(图1)

内容上,今年训练营的主题是"对立面",既是故事当中低谷与高潮的对立,也是人物关系上光与暗、动与静的对立,我们希望看到,创作者撕开温情脉脉的面纱,直达影像中最尖锐、最具冲突性的部分。
而形式上,不同于往届训练营专注于导演与摄影岗位,今年我们首次同期开放导演、摄影、制片、美术、录音五个岗位,既从更多角度介入电影创作,也为行业培养更多维度人才。
本年度五个岗位一共收到766份有效报名,其中导演岗位占比约60%,美术与录音最少,比例不足6%,这与目前行业内技术人才相对匮乏的状况相符,也更让我们确信,在训练营增设技术岗位的意义——促进前后辈的良性对话,创造有效的公共&实践培育系统,给予他们应得的尊重和鼓励。
经过两轮筛选,评审工作组的王晓振、左懿、邓旭、兰志强和温波在每个岗位选出了20位候选人,导师顾问团则最终在不同岗位各选7位电影人,进入训练营。

训练营终选会议一直开到了凌晨四点。伴随着空气中的烟草香和蚊子的嗡嗡声,大家从讨论到申辩,从驳斥到争吵,循环往复,直到敲定名单的最后一刻,导师郑大圣都还在坚持:"再过一遍吧,咱把名单再过一遍。"
作为前辈,他们深知自己身上的责任,希望能用自己的经验和知识帮到年轻的后辈们。毕竟,帮助后辈就是帮助整个行业,所以,审核过程异常严格,绝不会是面对新人就有所退让。
廖拟说:"都别说摄影指导,只要你在掌机,就应该为进入画面里的所有内容负责到底,不然就是耍流氓。"
曾剑说:"创作应该保持真诚,有些技法显得过于行活,真想帮他们刮刮油。"
温波说:"作为声音部门,要有意识有义务的参与创作,而不是开机前才出现,更要敢于与导演在创作上争论,这不是‘大逆不道’,只有这样才是为作品负责的态度,这件事不仅声音部门要知道,导演也应该知道。"
林木说:"我经常要跳出作品本身,细细观察每一部作品里,美术部门提供的有效价值,有时候一部好作品可以掩盖美术的缺陷,一部坏作品也可以破坏美术的心血。"

FIRST训练营 | 创作在高墙之内(图2)

曹久平说:"这个片子应该每个年轻从业者都看看,不花钱也能建立有效的美学输出。"
郑大圣说:"拍什么?当然是根本。而怎么拍?往往又是决定性的。我们来一起找准这一次的拍法。时时刻刻不要忘记关心人,关心别人。人物对了,片子起码不会差。"
电影是集体创作的艺术,导师和顾问的肩膀都足够厚实,才能让每一个岗位的后辈站得足够高,看得足够远。
当入选信件投递至创作者的邮箱,今年训练营的故事便悄然发生,从线上课程到前期筹备、拍摄及后期制作,TA们将在西宁成为今年影展的头阵部队,带着滚烫出炉的作品亮相7月31日的训练营世界首映礼。

这是一次盛大的邀约,邀请这些保持敏锐的年轻人,从对立面中捕获一闪即逝的灵光,并在西宁的广阔夜空下,迸射为漫天群星、绚烂烟花,或者绵延的萤火虫,总之,它们一定会成为黑暗中耀眼的光亮,而这,不就是创作的本质吗?
最后,特别鸣谢以下合作伙伴对第十五届FIRST训练营的鼎力支持,青年影人正是在各方的支持和陪伴下才能正式启航,迎向无限可能。

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权或违法,请及时通知站长;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